退休老头儿任志强:做公益让他由大炮变绵羊

首页

2018-10-28

  2013年11月9日,阿拉善SEE2013年度会员大会暨公益晚宴在北京召开。 任志强以高票当选阿拉善SEE第五任会长。

图为任志强与阿拉善SEE的创会会长刘晓光(中)、阿拉善SEE第四任会长冯仑合影。

  大炮和绵羊  从成立开始,一群大佬就在阿拉善SEE展开了博弈,刘晓光、王石、冯仑……无一不是在自己企业里说一顶十的人。 任志强回忆,第一次开会就吵架到凌晨4点。   那一次,创始会长刘晓光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,宣布他拟定的理事会名单,名字还没念完就被抢走撕毁。 在一片吵嚷之后,这个组织的游戏规则得以确立:一人一票,竞争上岗。

  阿拉善SEE治理团队由理事会、监事委员会、章程委员会组成,三个机构各自制衡,共同完成治理。

会员大会是阿拉善SEE的最高权力机构,由协会全体会员组成,理事会是会员大会的常设机构及决策机构,代表会员大会行使职权。 监事会为阿拉善SEE最高监督和裁判机构,章程委员会负责协会章程的修改和解释。   在最初的两年里,任志强都没入选治理团队(2005年竞选是因为卢正昕不能继续担任监事长而进行的补选),这是他不曾想到的。 以往都是别人主动找到他,请他担任某个职务,他都是客气或推脱的角色,但在阿拉善SEE,过往的经验不灵了。   2007年,第二届换届竞选,任志强拿着那本封面为《人民公敌任志强》的杂志上台,我被称为人民公敌,我最大的罪状就是说真话。

他指着杂志说,如果我能当选,我一定会说真话。

  这一次,他高票当选,出任监事长。 这一届的会长是王石。   王石曾说,他在阿拉善SEE学会了妥协。 这其中大概少不了任志强的功劳。 王石当会长,我们在理事会上经常吵架。 任志强说,他为什么妥协呢?权力制衡,我们监事会老管着他,不妥协不行,不妥协我们投诉他,罢免他,就得妥协。   一次理事会上,执行理事会批准将一笔500万元的闲置资金用于短期投资,此后,秘书处在没有理事会授权的情况下又投入800万元,虽然最终获得了几十万元的盈利,但任志强后来在大会上不留情面地批评此举存在财务风险。

最终,该事件以秘书长杨鹏承认错误,会长王石公开检讨作罢。

  我(监事长)的任务就是告诉你什么不能做,章程规定什么我就按章程办,章程不合理再修改章程,修改完章程以后我才按新的章程去办。 任志强说,这就是权力互相制衡。

  任志强任职监事长时给钱晓华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钱晓华是阿拉善SEE第六任会长,融创(中国)上海董事。 他说话一点不客气,但是他心很细,有很多观察,非常讲道理,有根有据,他当监事长的时候给人提意见也是根据章程,第几条,第几条,都有依据的。

钱晓华说。   任志强任会长时,钱晓华担任监事长,有一件事双方印象都很深刻。

2014年,理事会通过投入1200万元购买诺亚财富理财产品的决议,资金进入资本市场后出现风险,监事会要求理事会拿出合理解决方案,否则就在全员大会上通报。 几经商议,任志强决定让理事会承担责任,所有同意该项决议的理事共掏腰包把资金缺口补上,公益的钱不能让它没了。 结果出乎意料,我们的表态让诺亚财富很感动,他们的合伙人把这个产品买了,把钱按照原来约定连利息都给我们,他们把这个责任承担了。 任志强说。

  钱晓华能感受到任志强当时的紧张和压力,但他觉得我说得有道理,他也当过监事长,要像平时他比较强势的作风,他肯定说那不行。

(这一次)他一句话也没有。   王石对任志强有过一句评价公益慈善让他由大炮变绵羊。 任志强承认这个说法,他说,角色变化对自己影响很大。 我当监事长的时候,可能开炮比较多,因为要管别人。 当会长的时候就要听别人的多一些。

角色不一样,不能老开炮,人家是来监督你的。

他用家庭作比,在家庭里一个人可能是父亲,同时可能也是儿子,还是孙子,不能用当父亲说话的语气跟自己的父亲说话。   对规则的服从,使得阿拉善SEE十几年来不仅没有吵垮,反倒越吵越好。 我们吵架最基本的共同点就是所有人都是为了让它更好,不是为了某个人好,或者让某个人不好。

我们吵架是有规矩的,是按规则来的。

任志强说。

  他自诩为最不强势的会长。

但在别人眼里,他依然很凶。   坊间有传言称,阿拉善SEE的秘书长是最难当的,因为这个职位面对的是众多习惯了指手画脚的企业家,个个都很强势。 刘小钢是截至目前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秘书长,与韩家寰、冯仑会长合作之后,在任志强任会长期间,她还担任了一段时间的秘书长,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提前卸任。

(任志强)绝对强势,他经常骂我。 刘小钢回忆,但是他强势有一个优点,他有非常好的习惯,会花很多的时间对事情做了解,他觉得他懂很多东西,所以他会强势,而且他很多东西的确是对的。   任志强出任会长,将企业运作流程带到了阿拉善SEE,希望借此提升团队执行力。 他对每件事情的要求非常高,这是好事。 所以我有时候跟大家说,你们不要觉得任会长在批评我们,其实是任会长在塞东西给我们,我们跟企业比,跟任会长自己的华远比,肯定很多东西做得没那么严谨,那现在任会长用这样一个标准来要求我们,如果我们这样做的话,只会让团队越来越好。 刘小钢说。

  2015年,任志强卸任阿拉善SEE会长时,秘书处制作了一个短片《致敬任志强》。

短片里,工作人员们普遍表示,任志强凶、严格,但很多人也同时提到一个词:可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