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冬日里的“一线阳光”

首页

2018-11-06

病床上的梅表张。

患病53岁的梅表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3个多月了。 自他患病以来,妻子胡爱贞一直守候在他身边。 “他现在的胃口好些了,能吃下一些东西。

”胡爱贞帮丈夫整了整下滑的被子说。 今年七月,跟着施工队在山洞打石块的梅表张突然吃不下饭。 “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感冒了,想着忍一忍就过去了。

”打石块,一天能赚两百元,梅表张舍不得落下一天。 熬了两个月,最后连着一星期连水都喝不下,梅表张给胡爱贞打了个电话。

辗转了几个医院,梅表张一直没查出病因。

终于,在一次胃镜检查过后,医生让梅表张在外面等着,将胡爱贞单独叫到了候诊室。

这个淳朴的农妇,虽然没有念过几年书,但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 给梅表张做胃镜的是名经验丰富的医生,他告诉胡爱贞,百分之八十确定是食道癌。

“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眼泪刷的一下就出来了。 ”一个星期之后,医院给出了最终的检查结果,确定梅表张患的是食道癌,并建议他转往杭州继续检查。 在杭州肿瘤医院,梅表张又被查出患了喉癌。 这个不幸的家庭又遭沉重的一击。

多年的体力劳作,让梅表张的身体无比虚弱。

经医生建议,他们决定先做食道手术,再化疗。 等食道手术后的伤口恢复了,再做喉咙部位的手术。 在杭州肿瘤医院,梅表张住院27天,光医疗费就花了8万多元:“大多是亲戚和社会各界的好心人士捐助的。 ”结束了食道的手术后,梅表张回到三门人民医院休养,等待术后的伤口恢复。

但就在术后休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梅表张的伤口反复感染发炎,丝毫不见好转。 回忆起这段经历,胡爱贞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:“你说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,倒霉了一辈子,眼见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了,他却摊上了这个病。 ”生活胡爱贞和梅表张的运气都算不上好。 胡爱贞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,哥哥16岁开始患癫痫,一直需要人照顾,两个姐姐嫁人后,家里失去了劳动力。 胡爱贞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,只得找个上门女婿。

于是从小失去双亲寄人篱下的梅表张,来到了胡家。

“他到我家后,一家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了他身上。

”梅表张唯一会的手艺就是打石块,这么多年一直跟着施工队到处干活赚钱。

胡爱贞则在家里打草帽,做些零工贴补家用。 “后来哥哥瘫在了床上。 我妈妈一开始还能照顾他,后来因为劳累也中风了。

”从此除了要照顾自己的一对儿女,她还要照顾老人。

孩子还小,胡爱贞记得,干农活时,她就手里拉着一个,背上背着一个。

田里蚊子多,姐弟俩常被叮得满腿都是包,她也只能心疼地看着孩子哭。 2013年,胡爱贞不小心从桥上摔下去,腰椎骨和尾椎骨断成了好几截,在床上躺了一年半后,从此干不了活。 好在两个孩子都长大了,女儿早几年嫁了人,如今有了自己的孩子。

儿子去年刚刚大学毕业,现在外地上班。

今年初,儿子经人介绍交了一个女朋友。 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,夫妻俩都很开心。 “对方姑娘问我儿子有没有房子,他父亲想现在娶媳妇都得要房子,就想自己辛苦一点,多赚几年钱,给儿子在城里买房攒个首付钱。

”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,梅表张却倒下了。

丈夫生病后,胡爱贞把儿子叫到跟前说:“我们家没能力担负你爸的医药费,要救你爸就只能求助社会上的好心人,以后你娶媳妇可能就难了。

”听了母亲的话,儿子哭着表示只要能留住父亲的生命,就算一辈子不娶媳妇也甘心。

“孩子一个月工资才三千,除去房租和饭钱,剩下的全部寄回家里。 ”如今,梅表张的后续治疗费用还要好几十万元,胡爱贞只能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她一起留住他的丈夫,留下孩子的父亲。 (民政·福彩帮帮帮资助梅表张一万元福彩公益金)。